真正的成熟 是不执念感情

2023-06-12 00:00 来源:人民资讯 作者:佚名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本文转自:北京青年报

马拓

采访前辈老刑警时,我问:“您觉得什么样的年轻人算是真正成熟的?”

我以为答案会是有事业心、责任感之类的,没想到他开口便道:“不执念感情的人。”

意外之余,我却有种莫大的认同,因为我想起了一件事。

有次我在地铁接到一姑娘报案,说自己要坐高铁离开北京,而前男友则要飞奔过来阻止。前男友比她小两岁,她曾经三番五次提出分手,但对方一直不肯,甚至不惜用哭闹自残等方式挽留。最后她执意离开,他又总到她的住处和公司求复合,哪怕知道了她去某家商场,也会赶过去利用广播找人的方式昭告爱意。而这一次她笃定离开北京,说不定对方会做出更加不可控的举动。

我让姑娘待在警务室候车,待发车之际,又把她送进高铁站,见她刷卡进入闸机才放心离开。

前辈听后沉吟道:“还好现在各种违禁品限制严格,搁过去这种事更多,都是因为过不去感情这道关。”

他跟我说七十年代他们接过一起报案,一个美工厂上班的姑娘下了公共汽车后发现自己臀部凉飕飕的,伸手一摸,裤子竟然破了个大洞,而且是被某种酸类物质烧了。民警们问姑娘最近有没有和人结仇,她想了半天,只说自己最近拒绝了一个男工的追求,但又觉得此人平时看起来闷声不语的,不至于干出这种事。民警们排查了半天,也没找出其他可疑人,闲聊之际,问她那个男工是具体从事什么工作的?答曰,做鼻烟壶的。

民警到工厂一问,才知道做鼻烟壶需要用到掐丝珐琅,而这东西就需要次氯酸来定形。男工被传唤后没几句话就撂了,民警还在其家里发现了剩余的次氯酸。问他为什么这样做?对方说就是气不过求爱被拒,越想越烧心,坐立不安那种,最后就控制不住地想要报复。哪怕知道这样做得不到任何好处,还有可能进局子,自己也跟着了魔一般预谋和实施了。

另一起案子更恶劣,嫌疑人用的是硫酸。一个女人爱上了有妇之夫,求之不得之际,通过某种渠道搞来硫酸,装在包着手绢的小瓶子里,跟踪男人妻子出门,在公交车上烧人家衣服。民警们都匪夷所思: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?单纯地恶心人吗?对方说,没错,就是恨她,她使自己有爱难全,不动点真格的就没法出心口的恶气。

在那个年代,这还不算最过分的,当时因为感情纷争被毁容甚至杀害的案件也时有发生。民警们曾经探讨过,情感纠纷案件存在一个意味深长的客观现实,就是既高发,又相对容易侦破。因为指向性太明显,很多人都把仇恨写在脸上了,却还要不撞南墙不回头地泄愤,在警察找上门之后他们甚至装都不装,直接大方承认,对,就是我做的,怎么了!就跟多么大义凛然似的。

看似普遍的社会问题,却细思极恐。

“人啊,干什么事最怕上头,一上头,就全变味儿了,再也找不回当初那个自己了。而感情是最容易让人上头的。”前辈如是总结道。

想到之前我处理的那件事,我感慨地说,很多人其实也不是单纯因为爱,就是觉得付出了那么多,被抛弃被拒绝对自己太残忍,跟否定了自己的整个人生一样,自我价值就崩塌了,也就容易鬼迷心窍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

“是呀,所以无论什么时候,也得保持自信,没有自信的人,绝对不会有自我。”

“嗯,”我重复着,“得有自信。”其实我心里还念叨着半句不好意思讲出来的话,就是坚信自己能遇到更对的人。对那些“不那么对”的人,我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保留好在一起时曾经动人心魄又一闪而过的记忆,在多年之后回味起来,还能尝到被岁月封存的甜美。那个时候你可能会发现,放ta离开,也许真的是时间筛选出的,最最正确的选择。

发布于:北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