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秘的“阿里CEO助理”

2021-07-19 10:07 来源:创事记 作者:佚名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欢迎关注“新浪科技”的微信订阅号:techsina

来源:蓝洞商业(ID:value_creation)

文/郭朝飞

几乎每年,阿里都会进行较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。

最近的一次在7月初,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的措辞比以往严肃了一些,他说面对不确定的未来,“必须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。”

本轮调整,最大的变化当属俞永福再次回归具体业务,掌舵新组建的生活服务板块,该板块基于地理位置服务,包括本地生活、高德和飞猪。其中,本地生活公司CEO由李永和执掌,原CEO王磊卸任。

此外,有消息称,CEO张勇的助理陈航将离职创业,陈航是钉钉前CEO。不过,阿里方面释放的消息是,陈航并未离职,阿里集团正在进行内部机制改革,鼓励多元化创新。陈航本次创业就是新机制下的一种尝试。

看起来,这两则消息没什么直接关联,抽丝剥茧,还是能找到一些有趣的交集。

陈航离开前是CEO助理;2018年李永和加入阿里先是CEO助理,之后被逐渐重用;阿里收购饿了么,王磊从张旭豪手中接过饿了么CEO的职位,张旭豪成为CEO新零售战略的特别助理。

阿里没有公布过张勇到底有多少名助理,除去前述三人,在历次组织架构调整中,有很多人曾被冠以CEO助理之名,有时候会加上特别二字。

比如,2017年1月,任命蒋芳为张勇的国际业务特别助理,同时兼任集团副CPO;同年11月,集团总裁Michael Evans(白求恩)不再负责海外各国大使团队,继续为集团总裁,出任张勇的特别助理,负责集团海外战略项目的跟进。

2019年3月,靖捷不再担任天猫总裁,而是由淘宝总裁蒋凡兼任,前者转任张勇助理;同在那一年,现在的斑马智行联席CEO张春晖,卸任菜鸟物流ET实验室主任一职成为集团CEO张勇的助理,主导推动AliOS与斑马的整合。

2020年7月,皮尔·彭龙不再担任Lazada首席执行官,成为张勇的特别助理。

如果细细梳理,还有不少人会被添加进阿里CEO张勇助理的名单中。无论跟马云,还是其他互联网公司的CEO比较,张勇可能都是各种业务助理最多的一个,形成了一种特别的用人机制。张勇选助理的标准是什么?哪些人会成为他的助理?

《中国企业家》在一篇报道中描述,找来特别重要的人之后,张勇先安排他们当自己的业务助理,先“养”一段时间,“你得给他撑把伞,让他能够先适应一下环境、土壤、水温。”

显然,这不足以解释所有的助理角色。要知道,人的背后是事,组织与人事调整是为了实现战略。

正如张勇所说,“怎样进行组织的设计、拆分、合并、目标设计,包括什么样的人在里面担任某个团队的Leader,充满了无穷的奥妙。”张勇解释过,组织设计的总结——无非在特定的时间点,解决纵和横、分和合的问题。所有设计的关键点,就是纵横、分合,怎么选择。

总结起来,阿里CEO助理至少有三类,一类是张勇所说的特别重要的新人,助理只是一个过渡;一类是那些阶段性任务或使命已经完成的人,所谓助理更像顾问,甚至未来大概率会离开;还有一种,他们本身就负责具体的业务线,作为CEO助理,可以更好协调资源,提高效率。

CEO助理你来他往,描画出阿里的战略调整、业务起伏与发展曲线。

老人离场

陈航花名无招,也算是一个老阿里。他与阿里的渊源,最早可以追溯至湖畔花园创业阶段,只不过那时陈航还是实习生,后来去日本留学、工作。

2010年陈航加入阿里,先后在淘宝搜索、一淘任职,2013年11月开始负责来往的产品。彼时,阿里上下都铆着一股劲,要在社交领域实现突破。种种努力,均归于失败。2015年,陈航带领团队,在来往的基础上,创立钉钉,从C端转向B端。

后来,陈航复盘说,“我们已经死过一回了,没什么可怕的。”在他看来,来往失败,是企业DNA决定的,就像一片亚马逊丛林,不可能长出一颗松树。

当时,陈航给钉钉的定位是生活归微信,工作归钉钉。

不同于来往,钉钉的势头很猛。2016年年底,钉钉的企业用户超过三百万。一度,钉钉的广告打到了深圳腾讯总部附近的地铁站里,同样的广告刊登在广东几家报纸头版,竞争与挑衅的意味很明显。

以致马云表态,钉钉的广告实在太low,他已经正式向马化腾和腾讯道歉,直呼“看来市场预算太多才会造成这样的事”。

或许,陈航骨子里是乔布斯的门徒,做产品偏执而富有激情。很早期,在钉钉的发布会上,他的文化衫就印着乔布斯钟爱的那句——Stay Hungry, Stay Foolish,他还加了一句:But Be Crazy。而这正是钉钉的品牌口号。

新冠肺炎疫情让钉钉再次出圈。2020年,全国大中小学生开学延期,各地“停课不停学”,学生坐在家里上直播课。小学生给钉钉打出“一星”的评价,钉钉在网络上引发诸多讨论。那段时间,钉钉的风头盖过了在教育赛道多有布局的腾讯。

云计算的竞争日趋激烈,已经不是简单的技术竞争、云IT较量,而是行业解决方案与应用驱动的市场。在集团利益与战略之下,钉钉的定位与命运被改写。

2019年,钉钉被划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。第二年9月,升级为大钉钉事业部,与阿里云全面融合。陈航离开钉钉,去做张勇的助理。可以说,陈航在钉钉的使命已经完成,他要给新战略和方向让路。

阿里要实现云钉一体,钉钉从基于IM的协同办公平台,变为企业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平台。

在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的描述中,阿里云+钉钉就像是信息时代的PC+Windows。阿里云是新时代的新型计算架构,提供水电煤一样的算力基础设施,而钉钉是新型操作系统,下连基础设施,上连业务应用。

云钉一体的最终目标是,希望企业IT人员在基于云技术、钉钉的低代码开发平台上,能够快速按需开发。

在36氪的报道中,陈航新创业方向是跨境出海,目前已经确定的投资方为元璟资本。元璟资本由阿里联合创始人吴泳铭创立,吴是阿里十八罗汉之一。当年陈航初入阿里,在一淘的时候,吴泳铭正是一淘的总裁。

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钉钉归入阿里云后的陈航、饿了么被收购之后的张旭豪、Lazada有了阿里味儿以后的皮尔·彭龙,他们逐渐边缘化,都属于那些更像是顾问的CEO助理。

外来的和尚

被张勇请来,“养”一段时间之后的那些CEO助理登上舞台。

2018年9月10日,马云公布自己的退休计划:一年后卸任阿里董事会主席,张勇接替。在此后的十个月中,阿里进行了两大、三小五次架构调整与人事变动,彭蕾、蔡崇信等阿里十八罗汉成员相继退出一线管理层,为交班做准备。

在2018年11月那次大规模调整中,天猫升级为天猫事业群、天猫超市事业群、天猫进出口事业部三大板块,CEO助理李永和出任天猫超市事业群总裁,向张勇汇报。

在本次调整中,天猫超市事业群整合原有的天猫超市和淘鲜达,并和阿里大生态内的大卖场、超市紧密合作,推进线上线下一体化的超市新零售模式。阿里通过资本,将银泰、百联、三江购物、联华、高鑫零售等纳入版图。张勇提出要实现“天猫超市、天下超市”的理想。

同时,作为配合,菜鸟成立超市物流团队,向李永和与菜鸟总裁万霖双实线汇报。

李永和有多年的供应链建设与运营经验,进入阿里之前在京东5年,先后出任京东商城仓储部总负责人、华北区域分公司区总,后来成为京东商城运营体系高级副总裁,全面负责运营体系的管理工作。

很快,李永和展开动作。

2019年1月,天猫超市从以“代销”为主,转变为“代销”与“采销”并行。“代销”是天猫超市接受品牌方或商家委托,代为销售商品,双方事先明确代销商品的名称、数量、单价以及佣金等。“采销”是天猫超市直接向品牌方采购商品,商品所有权归天猫超市,而在此前的代销模式中,商品所有权归商家和品牌方。

履职11个月后,李永和让天猫超市在供应链端迈出一大步。半年内,通过1小时达、半日达、次日达等不同配送方式,要在全国100个城市实现20公里立体生活圈全覆盖。苏州是第一个样板城市。天猫超市披露的数据显示,苏州主城区40%的用户可1小时达,90%可半日达,100%次日达。

天猫超市是线上运营平台,淘鲜达拥有数字化工具与解决方案,主要负责对阿里体系内超市、大卖场进行数字化改造。20公里立体生活圈的关键在于所谓的近端履约中心(Closer FulfillmentCenter),由天猫超市与合作伙伴共建。这要求天猫超市与线下超市、大卖场必须实现线上线下一盘货。

此时,包括京东、美团等在内,都在发力同城零售,竞争愈演愈烈。

据《晚点LatePost》报道,2020年4月中旬,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,甚至上升为张勇重点关注的1号项目之一。归属于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的饿了么新零售业务,开始陆续整合到该事业群。

同城零售与本地生活服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两者并没有那么泾渭分明。在本地生活这场仗中,受美团压制,饿了么处于下风。

在最新的架构调整中,张勇有了新思路,以高德地图为入口,整合本地生活和飞猪,与美团进行较量。李永和更进一步,成为阿里本地生活公司CEO,同城零售事业群仍保留淘鲜达和本地生活新零售团队,李永和继续负责。

李永和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

2016年加入阿里的林小海与李永和类似。林小海离开宝洁,成为张勇的助理,半年后执掌阿里零售通。2020年6月,林小海兼任大润发CEO,不到一年他又成为高鑫零售的CEO。

同样有过宝洁工作经历的靖捷则与李永和、林小海在阿里的路径相反。他2015年进入阿里,先后负责天猫市场部、集团大客户部,2016年执掌天猫超市,第二年年底被任命为天猫总裁,可谓一路顺风顺水。彼时,张勇评价:靖捷有着丰富的商业经验,对客户痛点有较深的理解,并能依此做出清晰的业务策略。他此前作为天猫班委班长,已经承担了许多天猫组织方面的职责,并对于组织建设有自己独到的见解。

变化出现在2019年3月,天猫总裁由蒋凡兼任,靖捷转任张勇助理,并成为阿里数字经济体企业服务体系的秘书长,提升阿里巴巴服务企业的能力,专注帮助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。

在外界看来,这是明升暗降。坊间有一种说法,2018年双十一天猫业绩不理想,只有三个小部门完成KPI,因此靖捷被调离。阿里的表述则是,淘宝总裁兼任天猫总裁,打通两个消费场景,实现消费者和平台商家的分层运营,满足不同消费者和商家的需求。

外来的和尚好念经,但终归还是要看业绩。

也有实权派

张勇还有一些CEO助理,是为了解决业务问题,协调资源。

2019年9月,张勇找张春晖谈话,阿里准备对斑马进行重组,整合斑马网络与AliOS,希望调张春晖过去。当时,张春晖还在菜鸟,是物流ET实验室的主任。

从过往经历看,张春晖是一个合适的人选。他2010年进入阿里,此前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,与当时阿里的技术负责人王坚是老同事。彼时,在王坚力主下,阿里云收购猛犸科技,后来阿里有了自己的系统阿里YunOS。

张春晖成为王坚麾下战将,先后担任YunOS事业部总经理、OS事业群总裁,带领团队研发智能汽车操作系统。“做操作系统是非常难的,你得坚持,得有理想主义,同时公司还要愿意投入,要有钱。”张春晖承认,阿里做系统“屡败屡战”,从手机系统到汽车系统,也是“被折腾出来的”。

虽然艰难,阿里造车也从图纸走向现实。

阿里选择了上汽。2014年7月,双方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开展“互联网汽车”方面的合作;第二年3月宣布将合资设立10亿元的“互联网汽车基金”,由该基金成立合资公司斑马网络,上汽与阿里各持股50%。

2016年7月6日,搭载YunOS 智能操作系统的首款车——荣威RX5发布。

马云在现场说,“汽车一定会成为人最重要的合作伙伴。今天的手机因为加入操作系统以后,手机80%的功能跟打电话、通信都没有关系。未来的汽车加入YunOS操作系统以后,80%的功能跟交通应该没有关系。”

张勇则更直接,他说汽车将会是互联网的下一个重要入口,汽车也将依靠互联网从出行工具变成新一代的智能生活平台。

在2017年1月的组织架构调整中,云OS事业部进入阿里云事业群,由时任阿里云总裁胡晓明整体负责,云OS事业部负责人张春晖向胡晓明汇报。后来,张春晖又被调到菜鸟,YunOS也改名为AliOS。

话分两头,虽然荣威RX5之后,上汽有多款车型搭载了YunOS系统,但2018年以后,斑马发展受挫。由于上汽与阿里所持股份相同,双方在控制权与管理方面进行博弈,斑马团队震荡。最终,双方谈判,计划重组,才有了张勇找张春晖谈话,张春晖成为CEO助理。

据36氪报道,业务重组最难的就是解决人员问题,AliOS的核心岗位都是有阿里股票的,加入斑马就要换成相应期权,还是有一定阻力,“张春晖是AliOS的早期领导,既懂业务,又有号召力,能够推动重组进程。”

2020年5月,斑马网络在上海召开董事会,对外宣布斑马网络与AliOS的战略重组正式完成,阿里成为斑马网络第一大股东。张春晖被任命为联席CEO,同时,AliOS的完整技术体系和核心技术人才全部注入斑马网络。

斑马智行制定了一个“OS战略三部曲”,即从智能车机操作系统向智能座舱操作系统、智能整车操作系统演进。今年7月14日,阿里、上汽、国投招商、云锋基金等四大股东,联合向斑马智行增资30亿元,用于斑马智行加大操作系统研发投入。

互联网造车越来越热,腾讯、百度、华为早已入局,包括小米等公司也已进场。对阿里来说,这又是一场硬仗。

别拿豆包不当干粮,有时候CEO助理也是实权派。与张春晖类似,当年任命蒋芳、Michael Evans作为CEO助理,是为了协调阿里国际化;市场公关部的颜乔也长期担任CEO特别助理。

用CEO助理管理、治理公司,成了张勇的一种用人哲学,也是观察阿里的一个窗口。